沈阳120位农民工的住房烦恼:群居房难住 保障房难进

来源:互联网时间:2018-07-14 20:35

  沈阳120位农民工的住房烦恼——

  【农民工居住情况调查①】群居房难住 保障房难进

  前者环境差、不安全;后者比例少、门槛高

  【开栏的话】

  随着我国大城市从事服务业的外来人口不断增加,农民工的工作形态逐渐出现了移动性增强、零散化程度高、工作地点相对分散等特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全国农民工总量达28652万人。其中,离开户籍所在地、到外地打工的农民工超过17185万人。

  作为城市新移民的主体、城市经济建设的重要贡献者,这些农民工进城打工之后,居住在哪里?条件如何?近日,《工人日报》记者带着这个疑问奔赴全国各地展开了一番调查。

  便携式音乐播放器大声地播放着歌曲,客厅里五六个光膀子的人吵闹地打着扑克,走廊和厕所不断传来异味,床边烧焦一角的插排上满是插头……在沈阳市和平区一间74平方米的两居室里,住了20名农民工。6月17日18时30分,记者见到周锐时,他正坐在床上挠着腿上被蚊子叮咬的红包。

  周锐的居住情况是沈阳市租住群居房农民工的一个缩影。沈阳市现有农民工70余万人,在最近一项对沈阳已就业的农民工调查中,自购楼房和平房的比例仅占12%,除了住在工地或工厂的集体宿舍外,大部分的农民工个人或者夫妻租房住。

  6月6日~19日,《工人日报》记者采访沈阳市9个市辖区(除辽中区外),来自制造业、餐饮业、家政服务业、休闲娱乐业、建筑业等行业的120位农民工,了解他们的居住情况。他们感叹,群居房难住,保障房难进。

  环境和安全性差,交往闭塞

  45岁的周锐来自辽宁朝阳市农村,18岁来沈阳打工,至今单身。周锐回忆说,上世纪90年代,沈阳七八成的单位都提供住宿,很少有人租房。2000年后,农民工开始集中在沈阳城郊的城乡结合部附近的劳务市场、大规模工地,形成聚集地。在沈阳市浑南区劳务市场、和平区鲁园零工市场等地,像这样大大小小的“聚集地”有几十处。

  “现如今租住条件已经比早些年好很多了。群租房里不仅有自来水、洗衣机、冰箱和无线网,还能洗澡了。”周锐告诉记者,“但生活环境仍然很差,安全性也不怎么好。”

  “说了好多次,不让随地大小便。不好好住赶紧搬走。门口堆放的杂物,不要的赶紧扔。”正说着,保安推开门就嚷了起来。周锐小声向记者抱怨:“20个人共用一个厕所,早起睡前都要排队。这一个有16年房龄的小区,管路老旧,经常缺水断电。由于通风条件差,夏天气味特别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