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何不为《我不是药神》的票房狂欢?

来源:互联网时间:2018-07-11 19:41

《战狼2》之后,入行不到3年的北京文化,又推出了爆款《我不是药神》。

 
  《战狼2》之后,入行不到3年的北京文化,又推出了爆款《我不是药神》。

  首周票房13亿元,预计或突破40亿元。作为《我不是药神》的主投主控方,6.30日点映后,北京文化的股价坐上了火箭,连续5个交易日累计暴涨50%。

  与《战狼2》一样,北京文化又在通过《我不是药神》上演一片护主的故事。

  斑马消费发现,56.8亿元票房的《战狼2》,北京文化投入1.4亿元保底发行,收获营业收入3亿元,赚的钱可能刚好弥补《二代妖精》的亏损。

  在投资额持续走高的当下,电影早已成为了一个高风险的行业,押中爆款需要眼光和运气,票房扑街则是常态。

  观众们在电影院里积累的情绪,可不要宣泄在股市上。千万别忘了,《战狼2》推高北京文化股价后,高管集体减持所引发的“雪崩”。

  本周两个交易日,北京文化股价回落10个百分点。

我为何不为《我不是药神》的票房狂欢?

 
  《战狼2》不如想象中赚钱

  《战狼2》票房56.8亿元,雄踞中国电影市场票房第一。

  很多人以为这部电影的保底发行方能赚到盆满钵满。其实,没那么夸张。

  北京文化(000802.SZ)2017年报显示,《战狼2》为公司贡献营业收入为3亿元。是不是没有想象的那么赚?

  作为《战狼2》8亿票房的主要保底发行方,北京文化投入了1.4亿成本,营业收入3亿元,利润1.6亿元。

  为什么没想象的那么高?

  56.8亿票房,扣掉电影专项基金、税款、院线和影院的分成,分到发行方和投资方手中的就没有多少。作为保底发行项目,《战狼2》的分成规则更加复杂。

  按照北京文化最早披露的分成规则:8亿元以内,分成6.6%;8-15亿元的部分,分成13.75%;15亿元以上的部分,分成8.25%。(后期引入了新的发行方,比率略有调整)

当然了,作为《我不是药神》的主要投资方之一和主控发行方,北京文化在这个项目中的收益率会略高。

 
  当然了,作为《我不是药神》的主要投资方之一和主控发行方,北京文化在这个项目中的收益率会略高。

  电影工业的各个环节,投资方-发行方-院线-影院,可以类比成超市运营的各个环节:生产商-经销商-连锁超市品牌方-超市。

  《二代妖精》砸出一个大坑

  票房大卖的电影,赚得就不多,那些票房惨败的电影,岂不是要亏到大出血?然而,很多人“只知前者笑,不知后者哭”。

  2017年,北京文化参与的电影项目有《有完没完》、《战狼2》、《不成问题的问题》、《芳华》、《二代妖精》、《英雄本色2018》、《南极之恋》。

  除了《战狼2》、《芳华》(联合发行,占比不大)外,《有完没完》、《不成问题的问题》、《二代妖精》、《英雄本色2018》都属于票房惨败的行列。

  特别是《二代妖精》。北京文化投入2亿元参与《二代妖精》5亿票房的保底发行,业内测算,票房至少达到7亿元才有可能盈利。

  结果,《二代妖精》最终票房2.89亿元。估计这部电影拉下的亏空,得需要一个《战狼2》才填得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