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那信:72届中学生每天要给小学生上课

来源:互联网时间:2018-07-08 04:17

《那年 那信》作者:敬一丹出版社: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时间:2018年7月1日定价:48元

《那年 那信》作者:敬一丹出版社: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时间:2018年7月1日定价:48元

  林林(外甥): 你觉得,中学,是个啥感觉?小学不懂事,大学太懂事,中学嘛,半懂不懂的样子很可爱,青春、单纯、活力、阳光、清新!就好像是早晨七八点钟的太阳。

  这是说你们80后的中学时代。

  我讲讲72届中学生自己的故事。

  在1969年的中学 是中学生给小学生上课

  1968年底,我上中学了。

  两三年没好好上学了,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在那个特殊的年代,一群孩子从此就没正经上课,傻乎乎地荒着。

  升入中学以后,又会是怎样的呢?在那个时期,我给妈妈的信中做了这样一些描述。

  1969年1月1日,我在给妈妈的信中说:

  我上中学了,12月2日上中学的,四十四中学。上中学后,我们一个年级13个排,算一个连,一个排里四个班,我是四班的班长。学校还让我做广播员,天天早请示。我们8点上课的是早班,上四节课一上午,我们一共三个早班广播员。

  1969年1月22日,爸爸给妈妈写信说:

  一丹上中学后,不像过去那样小孩子气了。她关心国家大事,积极参加班上的政治活动,看报纸,听广播。前些天给我出了好多题目,什么叫世界观,什么叫辩证法,等等。

  的确,那时我经常在广播里、报纸上接触到“世界观”“辩证法”这些词,学校课堂里没有讲,我就求教于爸爸。

  1969年1月23日,我给妈妈的信中说:

  我们学校要和国庆小学合并,九年一贯制,由电车公司工人领导。

  这里恐怕需要解释了,今天的年轻人,可能很难理解,为什么学校是由工人领导呢?在那个年代,从小学到中学再到大学,都进驻了工人宣传队。

  1969年3月5日,我在给妈妈的信中说:

  我们3月11日开学,老师办学习班,我们自己上课,中学生给小学生上课,三年级已经通知准备下乡了。

  这两行字,信息量还挺大。自己上课,不是自习哦,是大孩子给小孩子念报纸什么的。学生的未来已经明确:下乡。

  1969年4月3日,我给妈妈的信:

  亲爱的妈妈:我们可能4月7日开学,听说,开学后学习75%的文化课。

  开学的时间很奇怪,文化课的比例也很奇怪。

  1969年4月24日,我给妈妈的信:

  我们升学后,经常练庆祝九大的集体舞,已经恢复了文化课。除了语文、数学外,还上工农业知识、军体等,很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