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有一处败笔

来源:互联网时间:2018-07-07 05:12

  “警察领导,我求求你,别再查「假药」了行么。这药假不假,我们这些吃的人还不知道么?我吃了三年正版药,房子吃没了,家也吃垮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便宜药,可你们非说这是「假药」。不吃药,我们就只能等死。我不想死,我想活着,行吗?”

  “谁家没个病人,你能保证一辈子不生病吗?”

说这话的人,是一位患慢粒白血病的老人,听的人,是查办假药的警察,以及所有在看《我不是药神》的观众。

 
  说这话的人,是一位患慢粒白血病的老人,听的人,是查办假药的警察,以及所有在看《我不是药神》的观众。

  句句戳心的台词,顿时令影院抽泣声四起。这一刻,《我不是药神》成功了。

  上映首日,票房破3亿(含点映场);猫眼、淘票票、豆瓣评分全线破9!这样的风光,国产片久违了。

截止今天12点,15万人打分,依旧坚挺在9分

 

截止今天12点,15万人打分,依旧坚挺在9分

  有此成绩,在于它走了一条“现实主义路线”,直击“看病贵看病难”的全民痛点。

  但有一处,它与现实仍先去甚远,那就是“原研药公司=反派”的设定——原研药公司药价昂贵,普通病患根本吃不起,只能等死,因此制药公司是在吃人血馒头。

油头粉面、油腔滑调的原研药公司代表

 

油头粉面、油腔滑调的原研药公司代表

  这样做,也许是为了戏剧效果,但如果不明就里的人,因此把原研药公司当成万恶的资本主义,是要被打倒的对象,那《我不是药神》的罪过可不小。

  1

  印度卖便宜药,但它不是救世主

  《我不是药神》的主角程勇,他的现实原型是人称“药侠”的陆勇。

  2002年,陆勇被查出慢粒白血病。全家没有一个人能和他配型成功,无法进行骨髓移植,瑞士诺华生产的药品格列卫成为陆勇唯一的选择。

格列卫是第一个分子靶向抗癌药,可以将患者的5年生存率从50%提升至90%以上。然而这个药最大的问题就是贵,贵到什么程度?有病人描述,如果吃的药吐了出来,他无论如何都会想办法咽回去,因为一粒就是500块钱。一个疗程要花掉2.35万人民币(一个月为一个疗程),而且需要终身服用。

 
  格列卫是第一个分子靶向抗癌药,可以将患者的5年生存率从50%提升至90%以上。然而这个药最大的问题就是贵,贵到什么程度?有病人描述,如果吃的药吐了出来,他无论如何都会想办法咽回去,因为一粒就是500块钱。一个疗程要花掉2.35万人民币(一个月为一个疗程),而且需要终身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