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结了婚的人,还要什么爱情?

来源:互联网时间:2018-07-07 02:11

  上海女人的爱情,大概是以搬离法国梧桐片区为终结的。

  这地方远没有付的租金那么高级。

  上世纪的老房子,在烂木地板的夹缝中,存着几千条老霉菌,每一脚都能踩出板块回响,必还会浮出一阵扑面而来的酸腐气。

  怀春的小女子是欲罢不能的,爱情的酸腐气和老霉菌的酸腐气掺合在一起,覅提多文艺。

  每天从这道被法国梧桐遮蔽的红砖铁门里走出去,步行直达徐家汇(002561,股吧)或新天地。

  你感觉自己就是张爱玲。

  方哥原本就是这样一个张爱玲。

  然而几年前,当怀春变成了怀孕,方哥变成了方阿姨。

  方阿姨再当张爱玲就不合适了,于是她搬去了大浦东的两室一厅——

  还好还好,中环以外,外环以内。

  而方阿姨和爱情之间,正巧也是这个距离——

  还好还好,爱情来过,过了没离。

  方阿姨说,结了婚的人,是不谈爱情的。

  作为一条围城之外的单身狗,我拒绝相信。

  方阿姨光速下降的生活品质,奠定了我对婚姻的所有恐惧。

  没点爱,可还行?

她是同龄人中第一个脱发的。

 
  她是同龄人中第一个脱发的。

  我跟她说,一定是你洗头的方式不对。

  “不能用指甲抓,要用手掌打泡,指腹慢慢按摩头皮十分钟,就能拥有如同范冰冰一样的发量。”

  ——小红书

  伊跟我比了个白眼,隔天就找了Tony把大波浪全部剪了。

还跟我反安利,现在搓头只要5分钟,爽得不行不行,省时间还省洗发精,你也试试。

 
  还跟我反安利,现在搓头只要5分钟,爽得不行不行,省时间还省洗发精,你也试试。

  试个妹啊。

  和发型相配,她只背妈妈感的饺子包,输出婆婆式的价值观。

  对着她,我必须谎称两万块的半永久眉,只有两千块。

  对着她,我倒也从不必担心没有抹布、草纸和湿纸巾。

  我突然很怀念那个只要约会就一定美瞳美妆JimmyChoo的方“爱玲”。

  现在连衣裙和小白鞋,已经是对我表示最大的尊重。绝大多数情况下,她连带一副30块的日抛都嫌我值不起。

跟她出去,真是顶顶没劲。

 
  跟她出去,真是顶顶没劲。

  屁股刚坐热:

  “我出来两小时,要回去了。”

  “三点了,要去接娃上四点的课了。”

  “喂,妈,娃怎么了?”

  难得把孩子安顿好,爽爽爽的买买买,其实我们从没有合过体。

  她总是左手一个优衣库的袋子,里面装着儿子的小T恤;

  右手一个耐克工厂的袋子,里面装着儿子的小鞋鞋。

  就连化妆品,我还在研究保湿,她却只看抗皱驻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