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大力发展颠覆性技术能否颠覆未来战争形态

时间:2016-08-16 20:13来源:中国青年报 已有 人阅读

  近期,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发布了《未来战争宣言》报告,列出了可能改变未来战争形态的关键领域和技术,并发出预警:尽管美军是全球最强大的军事力量,但仍须警惕军事领域发生的颠覆性变化,并大力投入做好准备,因为美国的对手在不断创新。

  出于维护军事霸权及受到挑战的危机感,美国推出“第三次抵消”战略,意图通过技术创新和作战概念创新,进一步扩大相对其他国家的军事优势。其中,能够改变“未来战争规则”的颠覆性技术是重点发展方向。

  军事领域内的重大变革总是由科技进步引发的。科技进步使得武器装备作战效能提高,战争形态、作战方式、组织形式、编制体制等方面也相应地发生改变。基于当今科技迅猛发展的势头判断,未来战争形态必将发生颠覆性的改变,且转变的征兆已经显现,其中,颠覆性技术将起到“催化剂”和“加速器”的作用。

  但必须指出的是,战争形态是人类社会政治、经济、科技、军事、外交、宗教、地理、文化等领域发展状况和现实条件综合作用的结果。此外,战争的性质、起因、发生地域等,都会极大地影响战争的形态。

  颠覆性技术都有哪些

  颠覆性技术相对传统技术是颠覆性的,它使得武器装备性能得到质的提升,提供的核心军事能力可获得非对称军事优势,具有战略威慑和实战制胜的双重效果,因而被军事强国视作军事博弈的抓手和突破口。

  2013年,俄罗斯国防部提出,重点研发定向能、地球物理、基因等颠覆性武器。2014年,美国《国家防务》杂志认为,激光通信、增材制造、新能源、新生物医学、自主无人系统、高超声速飞行器等颠覆性技术将对未来战争形态产生重要影响。

  未来战争形态发生的革命性变化,主要表现为基于颠覆性武器装备的颠覆性作战样式。颠覆性技术的应用,实现武器装备更强大的作战性能和作战体系更高效的组织运行,体系作战能力和作战效率得以极大提高,同时,也提供给各层次指挥员更多的战略战术选择。

  比如,基于定向能的防空反导系统拦截能力更强,使用绿色能源的舰船和飞机减少保障压力、自持力提高,增材制造提供战场快速制造和维修能力,人工智能和人机交互技术支持下的自主无人系统协同作战,高超音速武器实现全球快速打击,云计算和大数据技术大幅提高基于信息系统的体系作战能力等。

  颠覆性武器装备和作战样式将催生新的战场空间,新战场空间可能成为制胜空间。飞机的发明和作战使用,使得天空成为独立的战场空间,制空权相对制陆权和制海权占据优势。潜艇的发明和作战使用,使得水下成为海战场最重要的子空间。电磁波使得“天涯若比邻”成为现实,信息通信是保证作战的神经,这使得电磁空间成为没有硝烟的战场。卫星、运载火箭、航天飞机提供的巨大军事能力和潜力,使得太空成为现代国家的高边疆,太空军事化趋势难以阻挡。信息化时代武器装备信息化,战争成为基于信息系统的体系对抗,现代战争和武装冲突几乎都具有网络的维度,这使得网络成为独立的战场空间,地位与传统的陆海空天相同。

  颠覆性技术通常具有较高技术难度,需要较大资金投入和较长研发周期,但能够创造巨大军事效益,降低战争实施成本,拉低发动战争门槛。美国辛辛那提大学研发的人工智能空战系统“阿尔法”,在模拟对抗中使用三代战机击败了有预警机支持的四代战机,其反应、决策的速度和精确性远超人类。“阿尔法”能够在瞬息变化的空战环境下,快速制定最优战术计划,且硬件要求很低,在个人电脑上就能运行。

  信息化和全球化时代,颠覆性技术的扩散不可阻挡,正如网络攻防和精确制导武器。海湾战争期间,高精度武器尚未得到普遍使用,如今,精确制导组件可在公开市场渠道购得,无论国家强弱、大小,乃至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组织和个人,都可以发起网络攻击。颠覆性武器被不同性质和类型的战争主体使用,将使得战争形态更加复杂多样。同样形式、效果相同的网络攻击,可由个人、组织或国家发起,难以区分和追溯源头。颠覆性是个动态、时效性很强的概念,颠覆性技术扩散并成为通用性技术的过程,同时也是未来战争形态逐渐清晰的过程。

  传统战争形态会消失吗

  战争获胜,取决于武器装备、作战组织和参战的人,其中,人的因素占据首要地位。“武器是战争的重要因素,但不是决定因素,决定的因素是人不是物。”毛泽东的这一论断在当今信息化时代乃至未来仍然成立。

  颠覆性技术无法改变“人是战争第一要素”这一事实。归根到底,战争是由人来组织和实施的。现代化武器装备也只有被人掌握和使用,才能发挥其最大威力。先进作战思想和军事理论,只有依靠人在战争中灵活使用,才能发挥其指导作用。

  可以推断,传统的作战样式在未来战争中仍将被广泛采用,并得到进一步发展。叙利亚、伊拉克、阿富汗和一些非洲国家的战场上,政府军、反政府武装、恐怖主义和宗教极端组织等仍主要使用机械化武器装备甚至单兵武器,以运动战和游击战为主,非对称、非常规作战占据很大部分,而与其对抗一方装备的高精尖、信息化武器,在助力达成战争目标上却不尽如人意,战场上攻防交织,战局久拖不下。在这些国家和地区,政府治理不力,各国各方势力以各种方式介入,恐怖主义、宗教极端主义、种族主义盛行,长期战乱动荡导致国弱、民穷、军疲,未来仍将是军事强国包括颠覆性武器在内的先进武器的试验场。

  近年来,欧洲中心城市遭受接连不断的恐怖袭击,造成惨重的人员伤亡和极大的社会恐慌。其实,这类恐怖袭击应称为“恐怖攻击”,它也是一种作战样式。在恐怖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成长的温床尚未消除之前,这种古老的作战样式仍将继续存在。恐怖攻击由单人或少数人即可发起,使用武器取决于获取途径,杀伤效果取决于袭击时机和地点的选取,并通过全球互联互通的信息媒体传播得以迅速放大,与心理战、宣传战关系密切。只要有财力支持,恐怖主义和宗教极端组织就可能获得包括颠覆性武器在内的先进武器,但在国际社会持续打击下,其仍将主要采用非传统、非正规、非对称的作战样式。

  在可预见的将来,因美国的军事霸权地位仍将得以保持,美国视为潜在对手的地区性强国,其颠覆性武器装备的研发及作战样式发展,将遵循“非对称”战略。作为传统和现今军事强国的俄罗斯,创造性地在克里米亚和乌克兰东部进行所谓“混合战争”,大量使用非军事手段和特种作战,方式样式多种多样,传统的军事行动概念难以定义,平战之间的界限模糊,对北约国家产生了极大震慑。战争最终是为了达成政治目的,不能仅仅看作先进武器的竞技场,这一点是俄罗斯传统军事思想的精髓,其军事理论和武器装备独具特色,研发的颠覆性技术不完全遵循美国验证过的路线,而是服从服务于其军事战略和军事学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