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斥资5亿训练城市地下作战 中国北上广深都是目标

来源:互联网时间:2018-07-12 11:51

  6月24日,美国军事网站刊文《美国陆军斥资五亿美元训练士兵打地下战》,美国陆军高层称,下一场战争将发生在“超大城市”。

  从2017年底开始,美国投入大约5.72亿美元训练和装备26个现役作战旅(共31个),以便在全世界人口密集的超大城市地区进行大规模的地下空间作战准备。

  美军投入如此之大的人力和财力进行此种“新型战争”的研究,其战略企图颇值得玩味——

  美国是否是随时准备用“最后的战争”解决不听话的国家呢?

  文 | 易芳 瞭望智库特约研究员

  编辑 | 李雪 瞭望智库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美军战争重心的转变

  城市不仅是财富的集结区,更是战争潜力的潜藏区,还是国家安全重要的战略地带。据统计,在二战后美军250多次海外军事行动中,高达94%的作战行动在城市进行。

  但实际上,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里,除非迫不得已,美军并不会主动在城市中与敌人开战。

  原因不难想象:

  城市人口和建筑物都很密集,在这里作战,一方面,一不小心就得背上“制造人道主义灾难”的罪名;另一方面,无休止的巷战、障碍破除、敌我识别、清扫隐藏在建筑物里的残敌等诸多问题。此外,还存在恐怖的自杀式袭击威胁。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亚琛之战,美军以伤亡超过5000人的代价上了现代城市战的第一课;1968年美军和北约的顺化之战,超过4000人的伤亡证明美军是城市战“弱者”。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美军才真正着手研究和解决城市战争的问题,此后形成了比较完善的作战理论体系,以及丰富的城市战经验。

美军斥资5亿训练城市地下作战 中国北上广深都是目标

  第二次费卢杰战役费卢杰市城区部分图

  在2004年第二次费卢杰战役中,美军在“快速决定性作战”思想指导下,采取非线性作战方式,充分发挥信息作战优势,实施一体化联合作战,以较小代价沉重打击了反美武装,重新夺回费卢杰的控制权,开启了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城市进攻作战的新模式。

  美军联合作战司令部城市战办公室前高级顾问韦恩·迈克·霍尔将军公开宣称:“未来的100年,我们将在城市区域作战。”

  从“特大”到“超大”

  2014年,美国陆军《特大城市与美国陆军》专题报告及联合部队司令部《2027年城市作战联合一体化构想》迅速掀起了特大城市作战的热潮,也标志着美军在特大城市进攻作战理论的成熟。

  注:美国将人口超过1000万的城市称为“特大城市”,将人口超过2000万的城市称为“超大城市”。

  此后,为了进行相关训练,美国陆军在弗吉尼亚州希尔堡的非对称作战大队的非对称作战中心构设了一个现代化的城市综合体,使用虚拟训练方式提高陆军部队的城市作战能力。

美军斥资5亿训练城市地下作战 中国北上广深都是目标

  美军《联合城市战纲要》认为,“城市是21世纪最有可能的战场”,是未来作战的“战争和战役重心”,打下了大城市就能夺取战争胜利。

  美国陆军训练与条令司令部情报部规划办公室主任汤姆·帕帕斯表示,陆军已经开始为这种前景进行计划,而且还就亚洲和非洲的一些城市作为代表性特大城市进行研究,以应对未来特大城市作战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