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永定:完成汇改有利时机已现 不完全理解央行逻辑

时间:2017-09-06 20:01来源:互联网 已有 人阅读

余永定:完成汇改有利时机已现 不完全理解央行逻辑

银华杯十佳银行理财师大赛,惊喜大奖至高荣誉等你来!

  余永定:推动汇改完成有利时机已现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世界经济学会会长余永定表示,当前经济形势的好转为我国完成“8·11汇改”未达到的目标提供了有利的时机。同时,不应过度夸大汇率预期对资本流动和汇率水平的影响。

  中国证券报

  资本跨境流动状况向好

  中国证券报:商务部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前7月,我国对外投资同比下降44.3%。与此同时,多部门联手整治资本违规外流问题。您如何看待当前我国资本流动的趋势?

  余永定:从2014年第二季度开始,中国的资本项目开始出现持续逆差。随着资本项目逆差的增加,从2015年第一季度起,中国开始持续出现国际收支逆差。需要说明的是,资本外流本身是个中性概念。事实上,从1993年直到前不久,中国在20多年的时间里,一直是资本净流出国(资本净输出),而资本流出的主要方式则是购买美国国库券。出现资本净流出不一定是坏事,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从理论上说,如果一个国家维持经常项目顺差,这个国家就一定是资本净输出国。不同的是,资本净输出可能表现为增加官方储备资产或增加非官方的居民净海外资产(如增加海外直接投资、证券投资等)。在今后一个时期,中国国际收支很可能会维持经常项目略有顺差、资本项目略有逆差,外汇储备基本稳定的格局。

  一般情况下,资本跨境流动是正常现象,多一些、少一些不足为虑。值得担心的是资本外流(或内流)的突然大规模增加,因为这种情况会对经济、金融稳定造成冲击、使宏观调控失效。如果大规模资本外流对宏观经济稳定造成了冲击,政府和货币当局就应该实行相应的宏观经济政策、宏观审慎管理政策和加强资本跨境流动管理,以减少资本外流对经济的冲击。当然,在某些特定情况下,政府和货币当局也可能乐见更多资本的外流。

  当前政府和央行对资本外流和外逃的控制取得明显成效,我国国际收支形势明显好转,外汇储备开始回升。同时,中国国际收支结构和海外资产负债结构也有所改善。总而言之,我国资本跨境流动状况是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但未来还有更多挑战需要面对。

  中国证券报:在您看来,资本外流的动机主要是什么,与人民币汇率有何关系?

  余永定:就我国的具体情况来看,有外流动机的资本大致可以分几种不同类型:一是外国资本看空中国经济的撤资和利润汇回;二是国内资本看好外国经济前景或因比较利益变化增加海外投资(如把劳动密集产品生产转到国外);三是套息交易平仓(过去从国外流入的热钱回流)或寻找海外的套息交易机会(中国短期资金流出);四是洗钱;五是资产配置多元化;六是为特殊目的准备外汇(如子女海外留学);七是担心债务因汇率变化而遭受损失提前还债;八是出于安全考虑的资产转移等;九是国内外宏观经济政策相对变化导致的资本流动;十是抓住市场机遇实行并购等等。很显然,把导致资本外流的种种不同动机,统统归诸于汇率贬值预期是以偏概全。汇率贬值预期肯定会影响资本流动,特别是在短期内,汇率贬值预期会对资本流动造成巨大影响。但笼而统之的说资本外流是由汇率贬值预期引起的则是本末倒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