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喆:金融国策应建立在国家战略高度 需要主动出击

时间:2017-05-17 12:52来源:互联网 已有 人阅读

  金融已成为一国最关键、最敏感和最脆弱的领域。国家金融安全是全方位的,维护金融安全需要战略、法治、辩证、系统、创新、底线思维

  金融安全的全维度

  万 喆

  金融已成为一国最关键、最敏感和最脆弱的领域。国家金融安全是全方位的,维护金融安全需要战略、法治、辩证、系统、创新、底线思维.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就维护国家金融安全进行学习时强调,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经济平稳健康发展的重要基础。

  近些年来,随着世界经济格局的微妙变化,国际政治形势的复杂角力,许多问题愈发突出并且愈发深刻。所有微观事实都应是宏观战略的组成部分,如果缺乏一种大局观,不能从国家崛起、战略利益等层面上来进行思考、推演和筹谋,金融建设就只能流于“匠气”,虽然有一时发展,但无法真正取得突破,更无法为国家富强、经济腾飞、社会安定、百姓幸福有效服务。

  国家金融安全的基础是国家利益关系

  人类正处在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相对和平时期。但战争真的能被“杜绝”吗?探究战争本质,或许都是进行秩序的重建,从而实现根本目的——重新分配资源。国家之要务,则是必须争取在交战中占据主导或优势地位,从而获得资源的绝对分配或优先分配。因此,历史上所有大国的崛起,都离不开战争。但不同的历史时期和社会背景下,战争的概念有所不同。经过历史演变,经济战成为新方式。一场利益的冲突实际上可以在不同战线上进行,国家可以避免卷入军事战,但却无法避免卷入经济战。

  其中,金融战又比商品战更有杀伤力。人类发展过程中,金融资本很快超越了商品贸易,成为现代经济社会的支柱和核心。金融业的基础性作用就是对社会资源的优化配置。现代经济社会运转中,金融已成为牵引资源配置的核心与关键,即通过金融资本的流动就可影响甚至决定着人力资本、其他物质资本以及技术要素的流向与相互结合,继而对于现实生产力的形成和实体经济的效率产生根本性的影响。而且,在金融的杠杆作用下,效应变得更大。

  因此,当我们谈国家金融安全,首先要明白,国家之间是一种利益关系。国际金融体系中浮现和隐藏着的是各国之间的权力与利益争夺,每一次国际金融危机都是国家间权力与财富重新分配的过程。战略实施过程中无疑是不能缺少战术和手段的,这些手段当然也应成为战略紧密监控和严加防范的重点。无视他国“阴谋”的存在是危险的,仅以阴谋论作为主线和战略思维的基调,则太狭隘了。

  金融是决定性的战略权力。金融不仅仅是金钱,而是一种权力,一种可与海权、陆权相提并论的战略权力。金融权是一切经济关系和国际关系中起决定作用的力量,谁掌握了金融权,谁就控制了世界经济。

  国家的金融战略应建立在国家利益论的基础上。一国金融体系的建立、设计和调整,其目的都必须是为国家利益服务。这就是国家金融安全的核心和基础。

  政治安全与金融安全相互交织

  当一个国家已经借由金融系统与世界相连,带来的一定既有效益,也有风险。对国家而言,政治维度的国家金融安全就难以避免。

  对于中亚东欧等地区的一些国家而言,这种教训一定很深刻。美国等西方国家在推动前苏联和平演变后,对独联体各国展开了新一轮的“体制改造”,其中许多所谓“基金会”的角色便十分重要。如果你把某基金会在前苏联解体以后在当地进行的投棋布子列成图表,就一定会很惊讶,这明明就是一张前苏联国家政权颠覆的时间表和路线图嘛,而新政府内阁成员与基金会培训人员的重叠程度又是如此之高。又或者,为何每次遇到不亲美的政府,美国总是“刚好”发现该国金融秩序实在混乱,因此频频举起金融制裁大旗。而当“心仪”的人上位,美国立刻就能够大发慈悲,救助之心犹如“冬天里的一把火”。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