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维:中国的社会主义

时间:2017-09-12 22:00来源:互联网 已有 人阅读

  各位同事,首先在此恭贺中华文化学院建院20周年。

  今天我发言的主题是“中国的社会主义”。过好社会主义理论关,对中国共产党,对我党领导的中国各种社会组织,对人类文明的进步,一直是个重大课题。社会主义不是虚无空洞的名词,而是中国共产党在建设时期所走道路的名称,是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之中央党校的名称,即我们今天所在的“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

  十来年前我曾在南美洲讲学,期间参加了一次考古界的国际交流活动,与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的所长和副所长、德国考古学家、秘鲁考古学家,一起考察了一个重要的印第安人古文明遗址,包括神庙和居住区。当时我提了个问题,这个部落每年大概花多大比例的劳动时间盖住房和公共建筑?在场的专家们兴致盎然地做了番推算,结论是:搬运土石、修筑我们看到的各种建筑,大概要用全部劳动时间的三分之一。这个数字让我颇为感慨,全球各地的城市居民今天依然要花大概三分之一的收入用来买房、租房并交税修建公共基础设施。自近代以来,我们认为这种建筑活动应该通过市场进行,让市场来左右住房和基础设施建设的要素,即劳力、资金和土地(及建筑材料)。然而,尽管这样,我们与古代极不发达的社会一样,为自家和公共建筑花去三分之一的劳动时间。在大数据时代,我们可能有比以往好得多的城市规划?在人工智能时代,我们可能有机器人代替大部分建筑劳作?我们能不能不再用三分之一的劳动来修建各种建筑物?在这个时代,市场依旧是最有效的分配住房和公共建筑的方式?

  什么是社会主义?社会至上,社会团结至上,就是社会主义;资本至上,资本的利润效率至上,就是资本主义。资本主义要求个人自由,要求能人的特权,要求承认自私和贫富差距为永恒的必然;而社会主义要求群体的自由,要求以平等求取社会的团结,致力于改变弱肉强食、贫富泾渭分明的社会结构。概言之,资本主义要求尽量发挥人的“本能”,而社会主义要求尽量培育和弘扬“人性”,体现的是古今中外一直有的人文精神。

  刚才第一个发言的李君如教授援引了《礼记·大同篇》里那段著名的话,后来发言的各位也都提到了这段话。天下为公,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货力为公,天下大同,就是消灭私有制的共产社会。与孔子同期的柏拉图阐述了“理想国”,今天是西方大学生的必读,其根本含义也是消灭私有制实行共产,让社会因平等而团结。然而,理想国是未来,现世严重不平等。于是有了佛耶穆三大宗教,以来世平等的许诺来缓解现世不平等的痛苦。身后与神同在是平等,佛教及印度教的轮回观念也是一种平等。与宗教许诺的来世平等不同,自马克思以降,共产党人誓言在现世就对不平等开战,要带领世界一步步向没有私有制的理想国前进。对从资本主义社会到共产主义社会的过渡,共产党人称为“社会主义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