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隐孕入职”的“宫心计”到底伤害了谁?

时间:2017-09-12 11:57来源:互联网 已有 人阅读

  原标题:入职三天宣布怀孕,产假结束马上辞职:“隐孕”的“宫心计”到底伤害了谁?

  入职了……

媒体:“隐孕入职”的“宫心计”到底伤害了谁?

  三天后……

媒体:“隐孕入职”的“宫心计”到底伤害了谁?

  数月后……

媒体:“隐孕入职”的“宫心计”到底伤害了谁?

  产假休完后……

媒体:“隐孕入职”的“宫心计”到底伤害了谁?

  为什么!?

媒体:“隐孕入职”的“宫心计”到底伤害了谁?

  这不是恶搞的表情包,而是一名“职场女性”真实的“潇洒”经历。

  据媒体报道,宁波一家互联网公司的女员工孙小姐入职三天就宣布怀孕,休完产假之后随即提出辞职。在复杂的目光中,这件事毫无意外地引发舆论热议。

  在法律与职业道德之下,一场性别与就业的“宫心计”里,谁是赢家?

  生育,女性就业的拦路虎? 

  在就业这个需方主导的市场,当与生育权利挂接,女性就业曾经呈现着五光十色的光怪陆离。

  2013年,江苏高邮某中学爆出女教师“怀孕审批”事件。在学校以“计划生育”为名义的规定中,明白写着:为了保证正常教学,每学期每个学科只能有一名女教师有生育指标。备孕女教师必须提前一学期书面申请,经过层层审批方可怀孕。

  为了职场生存,女性隐婚、轮流怀孕、排队生子、不敢休满产假的荒诞剧在各地轮番上演。准妈妈们的职场,惊心动魄。

媒体:“隐孕入职”的“宫心计”到底伤害了谁?

  如果说,面对生育话题,已经入职的女性在战战兢兢中如履薄冰,那么寻求就业的女性们,则面临着一个更加艰难的选择:我怀孕了,要不要向单位说明?

  事实上,因为包括生育在内的种种原因,女性就业一直面临拦路虎。此前北京师范大学劳动力市场中心发布的《2016中国劳动力市场发展报告》就曾指出:从供给上来看,女大学生数量连年增加,最近3年,女性大学毕业生占比在51%左右徘徊。但是,2014年和2015年,男性大学毕业生初次就业率均比女性高约10.1%。

  这样看来,浙江孙小姐的隐瞒情有可原。尽管让网民们不能释怀的,是孙小姐承认应聘时已经知道自己怀孕,而之所以“隐孕”找工作,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能在孕产期拿到工资,并且不让社保断档。

  她如愿以偿了,然后呢?她这样的做法会不会让更多的企业对女性求职者“多一个心眼”,另眼相看?有网友这样评论这场职场“捉迷藏”:这就坑了,坑的不是公司,而是其他广大女性。

  公平就业不是选择题 

  然而,在吸纳劳动力过程中感到头痛的不光是女员工。

  2015年5月,广州生育保险新政实施时,有媒体在报道中引用了一个很是吸引眼球的标题:至少3.8亿元负担转给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