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现在的中国已经很难承受再次放水的后果

来源:互联网时间:2018-07-17 14:50

  美国计划向中国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10%关税的消息公布后,来自外部不确定性冲击与国内正在推动的金融去杠杆“碰头”。

  正处于巨大压力之下的一些金融机构、企业以及个人投资者等,想利用和夸大外部的风险,希望改变稳健中性的货币环境,通过宽松放水的方式,维持经济稳定增长。

  这是一个在中国不断重复的现象,就是因为重复的次数太多,现在中国已经很难承受再次放水的后果,我们必须总结以往相关刺激计划的经验教训,避免继续增加风险和威胁。

  过去几年,中国实施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等方面取得进展,尤其是去杠杆政策成功抑制住经济脱实向虚的趋势,创新驱动理念已经深入人心。我们认为,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刚刚取得初步成效,市场理念得到强化的改革最关键阶段,以任何理由变相暂停改革甚至倒退,都是中国改革事业的巨大损失,也让整个经济重新回到风险积累的轨道上去。

  回顾历史就会发现,在每一次经济下行压力过大时,如果我们采取刺激性政策,就会让债务不断堆积,经济宏观杠杆率持续上升,逐步形成较大风险。当前中国面临的主要是严格监管对金融体系与地方政府财政构成的压力,是最该被抑制并清理的部分,不应该放松,更不能救助。

  美国发动贸易攻势是想趁着本国经济处于一个“强势窗口期”,对包括中国在内所有它认为的“不公平贸易或现象”进行集中“修正”。美国认为中国正在金融去杠杆关键阶段,如果中国担忧发生危机可能会向美国妥协,或者采取宽松政策应对冲击,拒绝投降。这两种政策都对美国有利,因为后者意味着中国债务会继续累积。

  美国发动贸易攻势的“窗口期”不会太长,因为其经济对全球产业链更加依赖和敏感,会更快反应贸易摩擦影响,再加上政治周期的存在,美国几乎很难将大规模贸易摩擦转化为持久战。因此,中国可以密切观察贸易摩擦带来的影响并制定有针对性的政策储备,而不必以宏观上的不确定性为理由,采取保增长的总量政策。

  事实上,在各部门杠杆率都比较高的情况下,即使想要刺激经济已难做到。当前,在产能过剩的环境中,货币政策宽松只会刺激资产泡沫,资金根本流不到实体经济,也会鼓励那些低效部门继续借新还旧,增加杠杆。

  中国的财政一直是大财政管理,不只管预算,还涉及经济政策,也背负着民生、国防等支出任务。过去,保增长政策长期以来都是透过发改委,财政部,商务部的政策规划,通过信贷资金支持发展项目。比如 2008年四万亿计划中,大部分项目国家预算内资金仅占10%,其他主要是靠银行贷款和发债。这几年的棚改项目也是靠央行提供资金。现在,央行在防范金融风险攻坚战过程中维护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必须守住和管好货币总闸门。同时必须要更替过去保增长的惯性思维,不能轻易动摇目前的货币政策。当然,各种保增长压力汹涌而来,目前央行肯定承担很大的压力。

  我们认为,目前首先要弄清楚的问题是,中国需不需要刺激经济,对这个问题没有清醒认识和判断,就不会有科学决策,就可能继续病急乱投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