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新育:靠贸易战无法解决美国贸易逆差问题

来源:互联网时间:2018-07-17 00:36

  在由美国发动的这场中美贸易战中,美国的贸易逆差即使不是美方最“青睐”、最“理直气壮”引用的理由,至少也是之一。但是,只要具备宏观经济学常识,就会明白这样的认识何其令人啼笑皆非,因为一国贸易差额本质是其国民储蓄与投资缺口的体现,美国的贸易逆差根源在于其国民储蓄过低,并非所谓“外国不公正贸易行为”;而美国国民储蓄过低又是源于其财政开支、社会保障两大领域的不合理。

  同时,国民储蓄高于投资,以贸易顺差的形式出口国民储蓄供贸易伙伴利用;国民储蓄低于投资,以贸易逆差的形式进口贸易伙伴的国民储蓄在国内使用;能够经历长期大规模贸易逆差而保持宏观经济稳定,这本身就是美国受益于国际贸易、受益于对华贸易的一种表现,并非所谓“吃亏”。以此为由喋喋不休,颇有“得了便宜卖乖”之嫌。

  国民储蓄率低下导致美国贸易收支格局转折

  二战后初期,顺差是美国货物贸易收支的常态。1968年之前,仅1959年出现过6.01亿美元的逆差,其余历年均为顺差(本文国际贸易数据除特别注明来源外,均引自联合国贸发会议数据库)。1968年、1969年连续两年,美国货物贸易分别逆差12.87亿美元、9.80亿美元,1970年顺差7.97亿美元,1971年逆差47.93亿美元,1972年货物贸易逆差翻番至96.63亿美元,逆差从此成为美国货物贸易收支的常态。1971年至2017年间,除1975年顺差29.75亿美元之外,其余历年均为逆差,且总体趋势是逆差日益扩大,1974年首次突破百亿美元达到110.41亿美元,1984年首次突破千亿美元达到1224亿美元,2006年达到迄今年度货物贸易逆差最高峰8921亿美元,2017年为8628亿美元。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转变?比较美国与日本的国民储蓄数据便知原因。日本是二战后数十年间东亚工业化“头雁”,1968年以来西方世界第二经济大国。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日本总储蓄率便一直在24%以上;进入60年代以来,几乎所有年份总储蓄率均高于30%,其中1967年至1974年间超过35%,1970年达到40.2%的高峰。反观美国,在此期间总储蓄率最高纪录不过22.0%(1965年),而且总体上呈下降趋势,1970年以来总储蓄率低于20%成为常态。在长达数十年的时间里,美国总储蓄率几乎年年都比日本低10个百分点以上,差距最大的年份高达21.5个百分点。

  二战后美国总储蓄率低下,根源在于个人储蓄率和政府储蓄率低下,企业储蓄率则一直保持着较高水平。日本家庭储蓄率一直保持在两位数,美国个人储蓄率则从上世纪50年代至60年代百分之七八的常态一路下降,到90年代后期已经跌到3%上下的水平。美国个人储蓄率之所以一路走低,最重要的原因是社会保障体制,过多过滥的福利项目消解了美国民众的储蓄动机。在储蓄率低甚至没有储蓄的情况下追求经济增长,美国就得从国外进口资本,同时导致联邦赤字不断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