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面|樊纲:贸易战是烦恼也是动力 中国未来潜力仍然巨大

来源:互联网时间:2018-07-12 20:37

  【编者按】2018年和讯特此以大型专题《信•未来》致敬改革开放40周年。通过“转型、开放、智变、升级、未来”五大板块,着重探讨科技、资本、模式创新对经济业态的影响。同期力邀各界KOL共述历史、感悟变化、分享经验,明辨机遇与挑战,高瞻远瞩新时代。

  和讯网消息 “历经改革开放40周年洗礼,中国已经进入自主创新和消费增长的阶段。”中国改革研究基金会理事长、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院长樊纲如是说。“中国过去40年的增长一个重要的奇迹不在于我们增速有多高,其实是没有衰退,没有负增长。未来中国的潜力仍然十分巨大,还有十年、二十年正常的高增长,这是完全有可能的。”

面对面|樊纲:贸易战是中国成长中的烦恼 未来潜力仍然十分巨大


樊纲(资料图)

  不久前,樊纲在一次演讲中谈到,30多年前,彼时的中国处于改革开放初期,当他在美国留学时,看到唯一一个中国制造的出口商品,是家居店里面一个藤编的筐。

  “之后我就问学院的院长,那个研究院当时研究日本、拉美、巴西、阿根廷,没有研究中国,我说什么时候研究中国?他说什么时候美国进口当中3%来自中国,我们就要研究中国问题了。”

  所以,樊纲直言:当你没有出口的时候,人家看都不看你,而现在跟我们打贸易战了,这说明我们发展到了一定阶段。

  那么贸易战的核心是什么呢?樊纲认为并不是贸易逆差这么简单,更深层面可能是经济问题,是技术进步的问题,主要针对“中国制造2025”。

  实际上,过去40年的改革开放,中国能够取得如此成就是有道理的。樊纲把其总结为:符合了两条经济发展的规律。首先,一个落后的穷国刚一开始发展时,什么都没有,没有资本,没有技术,没有知识,没有管理,唯一的优势就是廉价劳动便宜,工资低,很多经济学家说那是比较优势,廉价劳动力这是比较优势。而过了一、二十年,这个因素作用就没有那么大了,那么就进入第二阶段。

  第二阶段就开始发挥后发优势,经济学认为,落后国家就两个相对优势,其他都是劣势,技术、资本都是劣势,但有两个相对优势,一个是穷,廉价劳动力,第二是因为落后,有后发优势,术语上叫减少试错成本,可以通过学习、引进、消化、吸收、模仿,可以相对比较便宜,比较快地获得知识和技术,这不是违反知识产权的问题。

  樊纲说:“我们的合资企业管理是没有知识产权,经济制度没有产权,西方发达国家的人到我们这儿来宣传,你应该采取这个制度,那个制度,也是没有什么专利保护的。中国人观察他怎么经营,他怎么管理,我们学到了经营管理的知识。通过发挥后发优势,因为试错,人家都试过了,技术已经进步了,我们直接学过来,我们就走了捷径,我们减少了学习的成本,我们可以继续发展,往更大了说,是因为我们原来没有那么多知识,其他国家有知识,我们让他的知识存量、增量外溢到我们这里,有一个词叫外溢效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