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才是药神?

来源:互联网时间:2018-07-10 10:40

  西南证券(600369,股吧)认为,创新药未来在药审环节的耗时将大大缩短,上市后将迅速通过“医保谈判”的方式进市场,由医保负责价格谈判。患者不必再冒法律风险去代购“盗版药”,用药成本也将通过医保机制转给全社会承担。

  本文来源于西南证券医药团队,原标题《谁是药神?》。

  《我不是药神》未映先火,在中国电影史上罕见的正面折射了各种矛盾:伦理与律法、利益与公平、人性与制度。

  每一个观影的人都忍不住为向警察哭诉的老人落泪:“我生病吃药这些年,房子被吃没了,家人被吃垮了,谁家没有个病人,你能保证一辈子不生病吗?”这句话直击心脏,引起多少共鸣。

  怪谁呢?医生的见死不救?药企的唯利是图?律法的不通情理?

  影片通过制造冲突推动故事的高潮,留下许多值得思考的问题,在这个以生命为博弈中心的特殊圈子里,社会人、医药人、律政人,未来将何去何从?

  以医药为研究对象的我们,也进行了一番深思。

  电影热度折射的焦虑:老龄化时代,我的健康谁买单?

  中国有古语: “但愿世间人无病,何惜架上药生尘”。可惜这只是美好的愿望。世间生灵,免不了生老病死。

  作为医药研究员,每提笔时信手拈来的开场白便是“随着人口老龄化、疾病谱的变化……”这真切是无法被忽略的残酷事实,尤其是在今日中国。人口红利支撑起过去几十年经济的巨大飞跃,而今,有一代人正在老去,他们不再身强力壮,对病痛的抵抗能力大不如前,他们从创造财富转为消耗财富。

  那么问题来了,谁来为他们买单?谁来扮演所谓的“药神”?

  对故事本身的思考:谁是真正救民于病痛的“神”?

  电影中的病人们对几方角色寄予过期望:

  1、原研药企:降不下来的巨额研发成本,低药价如何支撑?

  开场不久便见到患者在原研药企门口拉横幅的场景。衣冠楚楚、高高在上的医药代表被质问为何不降价,医药代表们义正言辞、态度傲慢,终于引发众怒,被群起而攻。

  这一场景或许将原研药企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电影上映后,我们也见到医药界人士在朋友圈为原研药企正名,格列卫本身的研发难度我们在此不做赘述,客观来说,诺华在医药史上作出的巨大贡献确实是不容否定的。

  医药圈子里流传一个段子:

  一颗药的成本只要5美分,但为什么要卖500美元?因为那是第二颗,第一颗的成本是50亿美金。

  言下之意,药价之昂贵,在于其巨大的研发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