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该拿什么再爱你?

来源:互联网时间:2018-07-08 16:47

深圳,该拿什么再爱你?

 
  生产和生活成本一路飙高,是横在企业头上一把刀,更是悬在37岁深圳“鹏起九万里”的达摩克利斯利剑。

 
  近日一则消息,把深圳再次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7月2日,约1500台车载着华为2700名员工正式去东莞上班。前一天40辆8吨货车60车次,贴有统一标识“华为搬迁专用车辆”从深圳总部驶向松山湖。

华为外迁迹象时间也是不短了,政府的焦虑和担心也很长时间了。但,实质性问题还是不能解决。该来的,必然会来。

 
华为外迁迹象时间也是不短了,政府的焦虑和担心也很长时间了。但,实质性问题还是不能解决。该来的,必然会来。

  二十年前就没有被重视的隐忧

  “坂田办公区容纳不下研发部门8万员工,但总部还会留在深圳。”

  尽管华为方面坚定表态,但依然消除不了地方政府的忧虑。

  事实上,回望二十年前,当很多人还“陶醉”于经济特区的辉煌时,登高远望,隐忧已显:国家特惠政策优势、毗邻香港的地缘优势,在中国加入WTO的背景下,逐渐被削弱,全球经济一体化浪潮席卷,各个省份群雄逐鹿,也让深圳面临竞争压力。

  1990年代中期,地处长三角的上海被国家寄予众望,“上海旧梦”大获初醒。随后与之一河之隔的香港回归受到“厚待”,“特区不特”让鹏城腾飞的翅膀力不从心。

  2002年9月16日,平安保险宣布,在陆家嘴(600663,股吧)金融贸易区投20亿元建造平安金融大厦。这一年的坏消息,还有中兴、华为、招行等意闯上海滩。

  据说,乾隆皇帝下江南的时候,在镇江金山寺,他问当时的高僧:“长江中船只来来往往,这么繁华,一天到底要过多少条船啊?”高僧回答:“只有两条船”乾隆问:“怎么会只有两条船呢?”高僧说:“一条为名,一条为利,整个长江之中来往的无非就是这两条船。”问得巧,回答得更妙!

  资本逐利,本性使然。但这一切,绝非偶然。当深圳躺在民营和金融及高科技产业成绩斐然的温床上,上海早已抛出绣球:只要总部从深迁来,就在核心地段送专用别墅,这只是条件之一。眉目传情间,一些对国际市场踌躇满志的金融企业荷尔蒙愈发躁动,移情别恋。而此时的深圳,横眉冷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