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业全面监管战争打响:围猎嗜血“套利者”

时间:2017-04-24 21:29来源:互联网 已有 人阅读

校园“裸条”贷事件、辱母杀人案、齐星集团的联保困局、民生银行“30亿”大额飞单等一个个光怪陆离的风险事件连续爆发,这些被逼入绝境的个体与身陷困境的企业背后,正是当前金融乱象的缩影。

监管部门已经注意到了各种金融乱象。一场涵盖一行三会的金融业全面监管“战争”已经打响。仅在刚过去的一周,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和中国人民银行(央行)齐齐发声:

保监会明确风险防控9大重点领域,要求全行业进一步加强风险防控工作;证监会宣称将“严惩害群之马”,对重组造假、将有毒资产注入上市公司的行为绝不姑息;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在一季度经济金融形势分析会上直言,“不出成效,绝不罢手”,郭树清说话的背景是银监会在一个月不到的时间里出台了8个文件,整治银行业整治“三违反”“三套利”“四不当”“十大风险”等问题;央行行长周小川4月22日在IMF财长会议上表示,货币政策将保持“稳健中性”,努力在稳定增长和去杠杆、防止资产泡沫、抑制系统性风险累积的任务之间寻求更好的平衡。

一行三会的全面强监管,如果在短期内就严格执行,对于部分激进机构来说无异于“核武器”。实际上,在全面从严监管的预期下,股市和债市已经出现了“双杀”现象。

然而,要理解当前中国金融业的全面从严监管,需要回顾近年来中国金融业走过来的路。在过去这些年的金融创新与利率市场化带动下,传统金融机构不断推陈出新,民间金融机构也借着这股春风在全国各地野蛮生长,大规模的信用创造开始了。这个行业的利益链条越来越长,从中分杯羹的交易方也越来越多,绝大部分不是活跃于监管的灰色地带就是在监管的框架之外,只是通过控制资产负债表,监管早已跟不上资本逐利的步伐。

宏观来看,为了规避监管,影子银行规模不断扩大,银行大规模开展“发行同业存单-进行同业投资-委外-投资标的资产”的套利活动,通过期限错配、加杠杆操作运作债券、表外等多条线。表外业务包括理财、信托等通道业务,转而投向传统信贷受到限制的房地产、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产能过剩等行业。网贷行业也顶着金融创新和金融科技之名,取道大资管行业,通过银行、基金、信托、资产证券化等多个渠道获得资金。一些中小保险公司的控股股东将保险公司当做钱袋子,设计激进的产品并向市场销售,并倒逼激进的资产配置和投资风格,其突出表现为在股市大肆举牌,其所用资金存在交易结构复杂、杠杆层层叠加且期限错配严重等问题。

经济学教科书通常假设,银行贷款给企业主和企业是为了新的投资提供融资,标准教科书中描述的金融部门职能通常是在家庭部门储蓄与企业部门生产性投资之间提供中介服务。然而,这类传统业务在当前银行业务中的份额是微不足道的。游戏的规则早已发生了变化。

监守自盗

银行“飞单”指的是银行工作人员利用投资者对银行的信任,出售不属于银行自己的理财产品,从中获得高额的佣金提成。

最近屡屡传出银行理财“飞单”,不仅出现在理财条线,贷款条线也非常普遍。

由于银行的理财产品收益率不如其他机构,银行理财经理与其他机构互为客户关系,通过向“其他机构”输送客户而从中赚取好处费。澎湃新闻从业内人士处了解到,银行业务人员可以从中收取的返佣少则可以达到1%,多则可达到7%, “飞单”的范围很广,信托、资管,乃至高风险的贵金属交易平台都可以是理财人员的合作对象。“‘飞单’利用的就是投资人对银行这个行业的信任,大多数投资人相信的还是银行这个品牌,”上述人士如是说。

“飞单”出现在贷款客户经理中的情况也类似,银行工作人员可以将在银行无法授信或是授信额度不足的客户推荐到其他机构,包括银行、融资租赁、网贷等平台,从中收取佣金,澎湃新闻从知情人士处获知,这部分收入甚至可超过银行工作人员的正规收入。

“飞单”的盛行有一定背景。利率市场化后,银行的传统业务越来越失去其优势,普通低风险理财收益率太低,难以吸引客户,贷款业务的准入门槛又太高,门槛稍低的业务又收费较高,逆向选择与道德风险愈演愈烈。“飞单”既是这个行业某些从业人员的处世之道,也在行业中相当盛行,由于处于监管真空地带,业务的风险完全受制于从业人员的素质。

债务的魔鬼

利率市场化下银行的利差压力越来越大,通过压低存款利率,抬高贷款利率增加利润,发放新型理财产品和贷款产品争取市场份额,互联互保产品就是这一时期的产物。